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老师的两副面孔
老师的两副面孔

老师的两副面孔




  “这就是我今后要工作的学校吗?还好!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从外观看来还算宏伟,硬件设施一定也不错”。宋兵打量着学校的一花一草。忽然一阵朗朗的读书声顺着微风扑面而来,宋兵的工作热情一下就被调动起来了,刚从火车上下来的劳顿奔波之苦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宋兵大步向单位报到处走去。对于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能找到自己期望的工作宋兵可是东跑西颠到处推销自己,简历发出去无数,终于听到了这所高中的聘用消息,宋兵赶在开学之前到了学校。由于自己年富力强正是学校需要的类型,他因此成了班主任的不二人选。刚刚成为老师就被任命为班主任,宋兵信心满满的暗地里发誓一定要做一名合格的班主任。
  班主任日志发到手上的那一刻,宋兵开始了他的班主任生涯,然而一切远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美好,学校让她接手一个普通班,俗话说就是差班,班级里面净是些不爱学习的混世魔王,不完成作业,成绩差都是小事,最关键的是平时纪律问题,卫生卫生不合格,做操不过关,惹是生非麻烦不断,最可恶的是打架斗殴等恶劣性质的事件也时常发生,找家长成了宋兵的家常便饭,每天除了备课上课批改作业,就是管理班级的日常琐事,这让他烦恼不已,几个月下来,他感觉自己已经快变成一个老太婆,站在学生面前唠唠叨叨的个不停。几个月下来学生们也对他既怕又恨。
  这种几乎无聊的生活让他感到空虚寂寞,在办公室里跟单身女老师打情骂俏成了他消磨时光的最好工具,凭着自己帅气的外貌和三寸不烂之舌,再加上一如既往的热心肠和女人缘,和他教龄相同的女教师王雨被他的幽默深深打动,两颗心火热的碰撞让他们迅速开始了同居,过上了小日子。在80后的眼中只要两个人是相爱的,哪怕就是没名没分的姘居也不是问题。两个人锅碗瓢盆没少买,学着别人蜗居。
  *******************************************************************************
  王雨被宋兵压在身下,“老婆,给我吧,我会对你负责的”,“给你什么呀”,王雨故作无知的娇羞让宋兵的性欲之火烧的更旺了。“你们臭男人都会说这句话”,“你这话骗小女生还行,对老娘不好使”,“谁骗你了,我是认真的!”,“那好拿出表明你今后不会变心的证据来”,“这我哪有啊!我也不能把心呕出来给你检验啊!”,“再说我这不跟你商量呢嘛!”“真小气,不舍得把你的贞操给我,看来还是不相信我啊”,宋兵半开玩笑的说。“女生就这一次,随便乱给别人可不行,弄不好会后悔一辈子的,你们男人懂嘛?”,王雨也笑着说。“好吧,既然我证明不了,那你把你的贞操保存好,我就不打开你纯情的“盖子”了”,说完宋兵从王雨身上爬了起来。这时王雨一把搂住宋兵的脖子,两个人又再次缠绵在了一起,只是这次宋兵把欲望之手伸向了王雨的下半身,顺着那光滑的肚皮一路向下摸去是网状的连裤袜,黑色的渔网和王雨浓密的阴毛混杂在一起,分不清彼此的界限,宋兵的手指头不停地拨弄着裤袜的边缘,寻找这一层阻隔的突破口。王雨的热情高涨,一旦女人相信这个男人,那么会为他放纵自己,王雨现在真恨不得那该死的裤袜早点被脱掉,王雨抓住宋兵的手,把它送到了裤袜的开启处,王雨仙人指路般的引导,让宋兵不再乱打乱撞,他轻而易举的把裤袜像卷面饼一样擀下来。男人的好奇心此刻全凝聚在了他的双眼和手指上,望眼欲穿的瞳孔,和拨云见日的大手不断配合着去解开眼前女人的裙带,为人师表高尚威严的气质在床上完全被颠覆,除去了身上的浮华,宋兵要把眼前的女人变成赤条条的胴体。褪下了内裤的王雨一只手捂着幽暗山洞的入口,面对着是一个硕大坚挺的执着探险者,宋兵已经手握着利器准备一探究竟,王雨的手根本阻挡不了,何况山洞两旁的荆棘已经从手指缝隙钻了出来。只见王雨捂住洞口的手指向两边分开,那美丽的黑木耳就扯着周围的肉微微张开,露出一条细小而深邃的通道,宋兵炽热火山的顶端似乎要喷发了,宋兵闭上眼对准洞口的大致方向插入进去,去享受那人间天国的美妙。王雨的蜜洞流出了润滑的淫液,就算超凡脱俗清静无为的和尚道士也会在她面前曝露出他俗家的生理反应。宋兵按下了身边的CD,他不想女友呻吟的和他人分享,音箱里面传来了宋兵这个摇滚迷最喜欢的Rammstein的《Pussy》,
  You've got a pussy,(你得到了了一个小妞)
  I have a dick,(我有一个大鸡鸡)
  So what's the problem?(还有什么问题吗)
  Let's do it quick.(让我们快点干吧)
  So take me now before it's too late
  Life's too short, so I can't wait.
  Take me now, oh don't you say,
  I can't get laid in Germany.
  Too short, too tall,
  Doesn't matter, one size fits all.
  Zu groß, zu klein,
  Der Schlagbaum sollte oben sein.
  ……………….
  伴随着音乐强烈的鼓点,和电吉他扣人心弦的撩拨宋兵挺枪刺入,啊~~~王雨身体扭曲了,那是处女所独有的心情和体感,也是外来物体的进入必然产生的应激性反应。宋兵没有操之过急,而是等她慢慢平息,他知道好事多磨,心急吃不了热豆腐的道理,宋兵两手紧握住王雨的细腰开始抽动,“啊~~~~~~~~啊~~~~”王雨的喉咙里不断地机械重复着一个字,“慢~~~~~~~~慢~~点~~~~”,宋兵知道此事再听女人的话自己就是天下第一大蠢驴,他一下一下的进出着,力道更加的厚重,两个肉体撞击的响声跟音乐混杂在一起。水乳交融般的滑腻让两个躯体紧紧的连成一体,下体的每一次撞击都会产生清脆的声响,黏黏的爱液如丝一般包裹在结合的部位,宋兵看着自己的男根威武雄壮的奏着凯歌,心里别提有多美了。我要给你牛奶了,宋兵咬着牙忍耐着涌上龟头的爱液,我想要多多的牛奶,我最爱喝牛奶了,王雨也十分配合,宋兵只觉得下体膨胀的难受,自己熊根的青筋紧绷着,女友的胯下每一次蠕动都刺激着宋兵的脑垂体,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宋兵的水闸开门的一刻,无数琼浆翻滚着流进了王雨的良田,滋润着王雨每一片干涸的土地。




................